您所在的位置:http://www.qk114.net > 论文 > 文学论文 > 正文

亦是不了情

 摘要:《褚生》以奇特的故事构架、出神入化的笔触,描写了读书人之间科场沉浮、惺惺相惜的故事,成功塑造了几个不同于以往的崭新的下层社会知识分子形象。师恩、友情易世相续,命运乖蹇依旧充满人性光芒,小说丰富了《聊斋》的文学人物形象,也给读者以更深刻感人的审美体验。 
  关键词:故事构架;全新人物形象;审美体验 
  中图分类号:I207.419 文獻标识码:A 
  在洋洋近五百篇的《聊斋志异》里,《褚生》一篇并不起眼,文中几乎没有一个女性形象,写了几个男人之间科场沉浮、惺惺相惜的故事,时运乖蹇却人鬼情深,使人读来,久久不能释卷。 
  先说顺天府(明清两代指北京地区)的商人之子陈孝廉十六七岁攻读学业时,遇到了一个姓褚的书生,对褚生的交代一如白描:“内有褚生,自言东山人,功苦讲求,略不暇息,且寄宿斋中,未尝一见其归。”一个苦读书生的人物形象跃然纸上,但他谈吐不俗,贫而不怨、不卑:“仆家贫,办束金不易,即不能惜寸阴,而加以夜半,则我之二日,可当人三日。”于是,善良的陈生仰慕他的品性,索性想搬来行李同住。褚生打消了陈生的念头,但有个提议,“阜城门有吕先生,年虽耄,可师,请与俱迁之。”再看这位吕先生,“吕,越之宿儒,落魄不能归,因授蒙童,实非其志也。”又一个落魄不得志的读书人形象,只是这个读书人更落寞,更清癯。他们在一起的读书时光是愉悦的,老师得到这样两个学生很是欢喜,两个学生也情同手足,“书同几,夜亦共榻”,这应该是读书人最理想的光景吧。蒲松龄亦有过这样的历经,“李子希梅与余有范、张之义。甲辰春邀我共笔砚,余携书而就之……”(见路大荒著《蒲松龄年谱》)康熙三年,他曾应好友李希梅之邀去李家“假馆”,即借读。这未尝不是家境优渥的李希梅以期助力蒲松龄功名之举,而且他们的友情也确实一直延续至暮年。不知小说中的这一细节,可是蒲松龄有意致敬当年“朝分明窗,夜分灯火”的友情?作为读者,不经意发现作家文字与现实的交集,总能获得不可言喻的快乐。 
  只是小说中人物的命运要更山重水复。月底褚生不见了人影,十多天后,陈生在天宁寺偶遇打工做火具的褚生,原来褚生交不起束金(即学费),必须干半月的活才能供一个月的学费,所谓“贫不废读,奈何人不如鬼。”(但明伦语)不仅陈生感慨,怕是读者也会唏嘘不已。要是知道了褚生的真实身份,又怎一个“敬”字了得?于是,富有的陈生从家里偷钱帮褚生交学费,被父亲发现,“父以为痴,遂使废学”,坐贾行商的陈父不仅认为儿子犯傻,竟然还禁止他去读书。在商人眼里这是读书读傻了,其庸俗势利与褚生的“贫不废读”形同云泥。再看吕先生,得知缘由后,“乃悉以金返陈父。止褚读如故,与共饔飧,若子焉。”字里行间,我们看到了年迈且清贫的吕先生是一反传统穷秀才的迂腐和穷酸,他的淡泊和仗义是《聊斋志异》的穷秀才中少有的。假装不经意,蒲翁就悄悄埋下了伏笔,当然这得到日后我们才能恍然大悟。陈孝廉亦是性情中人,出身商贾之家,却毫无铜臭气,他豪爽、重情,心地淳朴,“虽不入馆,然每邀褚过酒家饮。褚固以避嫌不往,而陈要之弥坚,往往泣下。”如此情分,自然是“往来无间”。这里,作者并未刻意渲染下层知识分子求取功名的辛酸苦楚,而是以看似平淡的笔触勾勒几个读书人之间的体恤,无关贫富贵贱,有敬重,有分寸,发生在时运不济的穷秀才身上,尤为感人。 
  两年后,陈父过世,陈生终于可以做主自己的生活了,毫无悬念地,他重返吕先生门下。不久,吕先生之子一路行乞寻父而来,“行乞”,更反衬吕先生的贫寒而高尚。“门人辈敛金助装,褚惟洒涕依恋而已”,这似乎超出了师生情谊,作者又一次暗示了他们的来世之缘。分别在即,吕先生嘱咐陈生以褚生为师,陈生欣然从之。不久,“入邑庠,即以‘遗才’应试”,但他怕自己做不好,想请褚生代笔。临近大考,褚生带来一人,说是他的表兄刘天若,让陈生跟刘去玩几天。“陈方出,褚忽自后拽之,身欲踣,刘急挽之而去。”这个细节值得注意,写得很微妙,也有点怪异。看到后面我们才能明白作者的铺排,他把褚生对陈生的心情以及对他施之法术都巧妙地交代了,而又雁过无痕,这是蒲松龄遣词造句、勾勒状况的过人之处。“最难措辞处,而出之全无痕迹。”(但明伦语) 
  再看跟了刘表兄去的陈生,小住几日后,又被刘带去游了一番李皇亲家的园子。“使人荷茶鼎、酒具而往。但见水肆梅亭,喧啾不得入。过水关,则老柳之下,横一画桡,相将登舟。”入眼就极具诗意,像一幅清隽的明人山水小品,要知道这会儿褚生正在科场的小屋里捉刀奋战呢!其后的宴饮有美姬助兴,还是陈生的旧相识,“李,都中名妓,工诗善歌”。然而李姬的面容是忧伤的,开口即唱挽歌《蒿里》,在陈生的责怪下才强颜欢笑,改唱艳曲。陈生念念不忘她的《浣溪沙》,李姬这才吟唱:“泪眼盈盈对镜台,开帘忽见小姑来,低头转侧看弓鞋。强解绿蛾开笑靥,频将红袖拭香腮,小心犹恐被人猜。”陈生反复吟咏,实在是喜欢得很,上岸后顺手题在了长廊壁上。此时日已薄暮,刘表兄一句“闱中人将出矣”,随即送陈生回了家。一段神秘而风雅的交游就这般曲终人散。 

 
本站主营各类论文发表论文发表职称论文发表论文代写代发表服务!
加盟 加盟陈主编:QQ:22848269 咨询电话 垂询电话:13541216041 邮箱投诉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QQ客户 客服杨老师:QQ:61771950 咨询电话 垂询热线:02880885761 邮箱 咨询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QQ咨询 客服邓老师:QQ:61771951 咨询电话 垂询热线:02880885762 邮箱导咨询邮箱[email protected]
联系地址 联系地址: 四川大学望江校区 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邮编: 610065
常年法律顾问支持:四川川达律师事务所 信息产业部备案:蜀ICP备08008442号
专业,诚信,快捷,权威的论文发表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