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http://www.qk114.net > 论文 > 文学论文 > 正文

从符号系统结构探析“文化基因”

  摘 要:人类最原初、最基本的符号系统就是“文化基因”,它由性质及功能迥然不同的两种行为(语言),即“行为语言”和“言语行为”共同构成。这两种行为(语言)共同建构了人与世界之间复杂多变的关系。由于行为语言与言语行为相互结合、相互协作的整体结构存在民族差异性,由此形成的张力结构及倾向性决定着不同民族看待世界的方式,影响着中西方对世界的解释,并为思维方式和文化生产打下鲜明的民族烙印。
关键词:符号系统;行为语言;言语行为;文化基因;世界观;民族性
中图分类号: G03 文献标识码:A 文章编号:0257-5833(2018)04-0163-10
卡西尔把符号活动视为人类生活最富有代表性的特征,并认为文化的所有发展都依赖于这个条件。格尔兹继承了卡西尔的观点,他对文化的解释“代表了人类学内部的一种发展,与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的某些其他发展的汇合”,汤普森将其概括为:“文化是体现于象征形式(包括行动、语言和各种有意义的物品)中的意义形式,人们依靠它相互交流并共同具有一些经验、概念与信仰。”① 这也就意味着,文化最基本的构成因素即象征符号,符号系统的特征就决定着文化的特征。或者可以进一步说,人类最原初、最基本的符号系统就是“文化基因”,正是它决定着人与世界的关系,决定着人对世界的解释,决定着文化的发生、创造和发展,而一个民族最原初、最基本的符号系统的独特性就决定着这个民族文化的独特性。因此,抓住“文化基因”,我们就可以对中西方文化进行比较,就可以更加深入地认识中华传统文化,更加自觉地吸收传统文化的精粹并开展新的文化创造。

人类最原初、最基本的符号系统是由行为语言(动作、姿态、表情、声音)与言语行为组成的,② 这两种性质及功能迥然不同的行为(语言)相互协作、相互博弈,共同构建了张力场。
人与世界的关系存在着一个发展演变的过程。作为生命存在,人与其他生物体一样,必须通过自己的身体活动与环境建立物质及能量交换关系,以此维持自身生存。在此过程中,那些有益于生命的行为方式在群体间得到不断模仿和重复,并被结构化而具有群体共享的意义,由此形成一种广义的语言:“行为语言”。因此,行为语言实即“被结构化的行为”,它以“身体信息”(动感)来建立差异性。由于行为语言是在身体与环境打交道过程中构建起来的,不仅密切关联着身体和环境,而且本身就是特定环境中的身体状态,它积淀为生物体的共同经验,同时成为关联世界、表征生物体的内在状态及生物体与世界之关系的方式,成为生物体享有的“语言”,一种身体行为与表征相合一的特殊“语言”,它在前人类时期就已经形成。
行为语言作为一种特殊的语言,它只能依附于身体,是身体表演,行为与身体之间并没有分界线。这种缺乏“独立性”的语言无力把人与世界相分离,无力把世界构建为人的明晰的“对象世界”,而是以行为关联世界,在与世界打交道(此在在世)的过程中,以行为语言的结构将世界结构化并纳入己身,以此领悟世界,协调身体行为与世界的关系,建立了人与世界关系的最初模式。既然行为语言无法构建人的对象世界,反过来,也就不能构建人类意识,而只能构成无意识经验(行为语言记忆),造就无意识的结构。医学中“裂脑人实验”证实了人类行为与无意识直接关联,话语则与意识相关。详见Susan Blackmore: Consciousness: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, New York: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nc. , 2005. pp.72-73.因为任何意识都是关于对象(包括虚拟对象)的意识,离开对象,意识就无所附丽,失去了存在的依据。由行为语言记忆所积淀的经验只能是无意识经验。人类这种通过行为语言来直接把握世界的方式就是“直觉”或“悟解”。人以行为语言将世界结构化,实质上,也就是把人自己的生命形式和情感形式赋予世界,世界因此具有了生命性、情感性,这就是“移情”。这种通过行为语言把世界结构化并纳入己身,与世界融合一体,建立非对象性关系来感受世界、把握世界的方式,正是我们所说的“体验”。在这种物我一体的关系中,人无需把世界對象化,无需经过自己的意识或意志,而是直接地做出身体的“本能”反应。因此,我们所说的直觉、悟解、移情、体验、本能就建立在行为语言的基础上,是种种人与世界相融合的“非对象性”活动。正是行为语言建构了人与世界间最为原初的关系,而直觉、悟解、移情、体验、本能则是我们对行为语言的性质、施行方式及功能的描述。
图1 无意识、行为语言、世界关系示意图
说明:行为语言缺乏独立性,它把世界结构化并纳入人自身,同时构建人的无意识。
言语行为是在行为语言,特别是发声行为基础上生成的。随着活动领域扩大和相互交往日益复杂,人不能不将行为语言所构建的无意识经验加以归类和概括,凝聚为更加抽象的概念,言语行为就此诞生了。发声行为既与身体密切关联又相对离散的双重性,使得它有可能演化为“概念/音响形象”,并以“概念/音响形象”来建立自己的差异性,最终因日趋抽象化而脱离身体,获得相对独立。这是人之为人极其关键的步骤。
具有相对“独立性”的言语行为,其性质、施行方式和功能特征已经迥然不同于行为语言,它以其差异性把世界与人相区分,进而把万物相区分,并构建了人的“对象世界”,与此同时反身构建了人类意识。人类意识、对象世界是在言语行为的生成过程中同时形成的,三者间存在同步建构的关系,言语行为的结构就决定着人的意识的结构和世界的结构。人与世界间一种崭新的对象性关系形成了,世界开始以意识“对象”的方式明晰地呈现在人面前,这正是西方现代哲学所说“世界是由语言建构的”根源。“世界是由语言建构的”和“世界是由各种符号建构的”这一观点已经成为西方现代哲学主流。这并非说世界原本不存在,而由语言和符号凭空构建,而是说世界本来不是作为人的“对象世界”而存在,只有当无意识经验经过归类、抽象,凝聚为具有独立性的语言概念和符号,人类意识才形成,世界才开始以人类意识“对象”的方式呈现。西方现代哲学所忽略的是:在言语行为出现之前,行为语言就已经存在,并且由于行为语言的非概念性、非独立性,以致它只能以行为关联世界,以行为语言的结构把世界结构化而纳入己身,建立生物体与世界相统一、相融合的浑整关系,并构建无意识经验。当代认知科学家瓦雷拉等人提出的“生成知觉观”就认为:“知觉就是身体行动,知觉的过程就是身体行动在环境中的不断生成,在这个连续过程中,知觉不仅通过身体行动嵌入于环境,而且还参与了环境的生成。”(孟伟:《身体、情境与认知——涉身认知及其哲学探索》,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5年,第134页)实质上,当前西方学者所提出的“具身(涉身)认知”就建立在行为语言的基础上。在世界成为人的对象的过程中,人自己也就开始成长为具有自觉行动能力的主体,主客体关系就在言语行为中逐步确立了。可以说,言语行为原本就是对无意识经验自动归类而构建起来的,也因此成为人类有意识地用以给世界分类的差异性系统。从此,人不仅可以能动地观察世界、认识世界,大为提高了自身的认识能力,而且同样可以把自己的行为同身体强行剥离开来,抽象出来,作为认识对象和阐释对象来看待;可以把行为与目的、后果及环境相结合来审视和反思,进而调整和掌控行为,不断改善人的实践能力。在言语行为中,就孕育着人的观察、认识、反思、批判、分析和推理的能力。也正是在对行为与目的、后果及环境关系的审视和反思中,人对自身行为的合理性做出了判断,开始向着理性主体迈进。于是,人类不再是自在的存在,而成为自觉自为的存在,摆脱了盲目追随自然界的本能活动,展开了有目的的文化创造活动。

 
本站主营各类论文发表论文发表职称论文发表论文代写代发表服务!
加盟 加盟陈主编:QQ:22848269 咨询电话 垂询电话:13541216041 邮箱投诉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QQ客户 客服杨老师:QQ:61771950 咨询电话 垂询热线:02880885761 邮箱 咨询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QQ咨询 客服邓老师:QQ:61771951 咨询电话 垂询热线:02880885762 邮箱导咨询邮箱[email protected]
联系地址 联系地址: 四川大学望江校区 成都市一环路南一段24号 邮编: 610065
常年法律顾问支持:四川川达律师事务所 信息产业部备案:蜀ICP备08008442号
专业,诚信,快捷,权威的论文发表网